在线视频更多
成人美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李淑芬的悲哀

李淑芬的悲哀




.
  

李淑芬的悲哀


  「今年一年,我们小河村共完成镇里交办的任务xxx件……」一边说着,李淑芬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后有一只手隔着裙子落在了她的臀上,轻轻地捏动起来。

  「啊……」

  李淑芬屈辱地发出了一声呻吟,腿部的肌肉不由自主的僵硬起来。

  虽然之前也听说过这个陈镇长是色狼的传说,但是李淑芬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李镇长居然这么地大胆,在大白天地还在单位里就敢这样对自己,他难道就不怕自己大声喊叫的么?

  但是转念一想,他是堂堂地一镇之长,而自己只是一个村主任,虽然自己还是读过几年书,但是这个年头,读过书的多了去了,要不是因为家里找关系,自己是根本就坐不上村主任这个位置的,并且那个新来的女村官,还是个城里人,比自己年轻,还是大学生,如果自己稍微不注意,就被那个村官给顶替了也说不定。

  如果现在自己得罪了这个陈镇长,那么本来就岌岌可危的位置就更危险了,说不定只是这个陈镇长的一句话,自己的村主任马上就当不成了。

  想到由此可能引发的后果,李淑芬没有敢反抗,继续看着桌子上的材料有一句没一句地念着,只是在心里祈祷着这个陈镇长能摸一摸就行了。

  陈镇长的手不安份地动着,他见这个漂亮女人没有反抗,于是手往下移,从李淑芬的职业套装下短裙里伸了进去,在李淑芬的两腿之间不停地滑动着。

  今天李淑芬本来是穿着丝袜来的,因为毕竟是冬天了,如果只穿职业套装不穿丝袜会有些冷,可是进了镇政府的大门后感觉到里边的暖意,知道里边的暖气是开着的,这种温度之下还穿丝袜的话又有些热,并且李淑芬也想给陈镇长留下一个好的印象,所以专门到卫生间将丝袜给脱了,将自己最为自豪的一双修长美腿给展示了出来。

  可是正是由于下面的大腿上没有丝袜,男人的手往下边这一深入,刚好摸到了女人光滑的大腿。

  肌肤直接被侵犯,条件反射一般,李淑芬就想摆脱着男人的大手,但是想到刚才的顾虑,陈淑芬只好强忍着自己的冲动,不去挣脱这只可恶的手。

  这时陈镇长的手已经向上伸至李淑芬的大腿根处轻轻抚摸起来,肥大的手指不时碰触在李淑芬的下阴处。虽然桃源洞口被内裤紧紧地包裹着,但是隔着内裤被一个男人的手指这么轻轻地触碰着,一阵阵淡淡的快感不由地自李淑芬的双腿间产生,传入女人的大脑。

  自己的男人大顺出去快一年了都还没有回来,李淑芬正是女人如狼似虎的年纪,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都有些忍不住用自己的手指插入自己的胯下私密之处,用双手自己解决问题。

  而现在有一个真真切切地男人在用手抚摸揉弄着自己的下身私密之处,李淑芬的身子很自然地就有些反应,有了一种兴奋地快感。

  李淑芬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索性不再念那讨厌的业绩单,只希望男人的侵犯能快一点停止,要不然李淑芬真的有可能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会舒服地呻吟起来。

  然而陈镇长的手似乎没有一点停止的迹象。

  李淑芬突然想到,现在还是上班的时间,自己会来找这个陈镇长述职的,其他的村里或者单位的人也很有可能来找这个陈镇长述职,而且这里是办公室,要是刚好有人敲门进来的话,看到了这里边自己被陈镇长这样,那该怎么办?想到这里,李淑芬只好向老天不停的祈求,但愿不要有人进来,也希望这个陈镇长能快点儿放开自己。

  快感自自己被男人触碰的胯下不断地传来,由于很久都没有经历过男人的抚摸了,李淑芬感觉到自己的下体不争气的开始分泌出一些不知名的液体来,有些羞愧地低下了头。

  「嘿嘿,我的小美人,你的身体居然这么的敏感啊,只一会儿就开始出水了,还真是让人感到兴奋啊!」陈镇长一边继续用手隔着内裤抚摸着女人的下体,一边淫邪地笑着。

  李淑芬的脸上开始发烧,自己的脸现在一定红透了,这该死的老色鬼,怎么这样摸自己的下体呢?自己的男人大顺每次都是直接插进去,还从了没有像这个老色鬼一样这样摸自己,并且自己的身体居然还感觉有些舒服,这该死的身子,怎么能受到这个男人这样的侮辱,还有了反应,还变得这么敏感呢?

  李淑芬在心里暗暗地想着,但是却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自然的反应,条件发射一般出现的欲望。

  这时,陈镇长的手指已经开始隔着内裤摸起李淑芬的下体来。

  李淑芬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因为身体里分泌,从下身桃源洞口里流出来的分泌物,被这个男人这样一弄,李淑芬自己的内裤已经湿湿的贴在桃源洞口门口那两瓣嫩肉之上,而陈镇长的手指在自己的两片嫩肉之间轻轻划动,他一次比一次要用力一些,到最后,李淑芬已经能够明显地感觉到他的手指每次划动时都陷入到了自己的那两瓣嫩肉之内,不受控制的快感更加强烈。

  随着男人的动作,李淑芬的身体都有些控制不住地颤抖了,本来就有些敏感的身躯,在一年没有得到男人慰藉的情况之下,突然有一个男人在自己的身上这样动作,任凭谁都控制不住。

  这个时候李淑芬甚至有些希望陈镇长能够扒开自己的内裤,直接用手指伸进自己的里边去,插向自己的洞口。

  虽然很希望男人这样做,但是同时李淑芬心里也清楚,如果这个男人真的这样做,自己肯定会直接拒绝掉这个男人的,毕竟,兴奋或者欲望,都还是及不上自己对于自家男人的忠诚。

  就在李淑芬有些在欲望中纠结的时候,突然,陈镇然将他本来合着内裤一起陷入到李淑芬的肉缝之间的手指收了回去,李淑芬顿时感觉下身一空,一时没回过神来,甚至还有一点点失落。

  难道他是要放过自己?这就完了?自己可以走了?

  李淑芬还没有想清楚这个男人这是要干啥,正在犹豫是不是应该赶紧离开的时候,突然身子被人往旁边一拉,陈镇长将李淑芬拉向他坐着的两腿之间,依然是让女人的身子背对着他。

  「上身趴在桌子上!」

  看着身前娇嫩的美娇娘,陈镇长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对着李淑芬说道。

  「不要啊,陈镇长,要是让我家男人知道了,我就死定了!」李淑芬似乎是想让这个陈镇长知道自己已经有了丈夫,就会放过自己,只不过很显然,她想得太过天真了。

  「别怕,我只是想看看你下面的样子啊,嘿嘿!有丈夫怕什么,我还不是有老婆,这件事情只有你知我知,我们都不说,他们又怎么会知道呢?是吧?」陈镇长嘿嘿淫笑着,一边打量着身前自己的猎物,一边很是平常地说道,好像这种事情对他来说是经常经历的事情,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啊,最可怕的事就要来了,就算是自己有丈夫,这个男人还是不愿意放过自己。

  李淑芬想反抗,可是一想到那些理由,全身就再也没有力气了。

  最后,李淑芬只好安慰自己说,只要不让他突破那最后一关就好了。李淑芬却不知道,每次这样一想,自己心理上的抵抗力就弱了一分。

  李淑芬慢慢地趴在了桌子上面,想到可能会发生的事情,身子都在颤抖着,脸上不由得流下了屈辱的泪水,大顺啊,淑芬对不起你了,不过你放心,淑芬只是让这个秃头校长占占便宜而已,不会让他占有自己的身子的。

  趴在桌子上,李淑芬的心里还在暗暗地想着,突然女人感觉到下身一凉,自己下身那薄薄的短裙已经被掀了起来,紧接着,一双手将李淑芬的内裤往下扯,李淑芬的双腿条件反射的夹了起来,不让他把她的内裤脱掉,可是,最后还是被陈镇长巧妙地褪了下来。

  这时,李淑芬下身已无寸缕,整个丛林深处一览无遗地暴露在了陈镇长的眼里。

  自己的下身,一个女人最为私密的地方,就这么被一个原本很是陌生的男人给看到,李淑芬都有些不知道自己的这个时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是屈辱?还是愤怒?还是有什么别的情绪?

  除了丈夫,这个男人是第二个看到自己隐私部位的男人,想到一个秃顶老头居然和自己发生了这么亲密的关系,李淑芬没来由地感觉到一阵恶心,同时心底居然还有着一点点淡淡的兴奋。

  李淑芬虽然趴在桌上,根本就看不到后边男人在做什么,可是女人依然可以感觉到,这个男人的视线正紧紧盯着自己的那里,那女人最为私密的位置。

  李淑芬紧张极了,可是她的桃源洞子里却开始不停的抽搐起来,每次抽搐,她都可以感觉到下体不停的渗出分泌物来,不一会儿,渗出的分泌物自她的大腿根处向下流,最后流进她的鞋里。

  「啊,你的下面真美!屁股翘翘的,腿又细又长,奶子肯定也是又白又大吧?都说小河村的婆姨都是一等一的漂亮,看来很真的是如此啊!咦?你下面的小嘴里怎么流了这么多口水啊?来,我帮你擦擦。」陈镇长淫笑着,将手伸向女人胯下那还在不停地冒出分泌物的洞口。

  听见这个陈镇长的声音,以及感觉到他手上的动作,李淑芬羞得一点儿声音都不敢发出,生怕自己稍微有点儿动静,这个男人就会以为自己是在舒服地呻吟!

  男人用手在女人的胯下桃源洞口弄了半天,估计是因为分泌物太多了,陈镇长光用手根本就擦不干净,并且因为男人的手在女人私密之处触碰的刺激,男人的手刚擦过的地方,女人因为兴奋又会马上分泌出东西来,所以擦了半天女人的那个地方的分泌物非但没有擦干净,反而有愈来愈多的迹象。

  无奈之下,陈镇长只有拿起李淑芬的内裤帮李淑芬把下体的分泌物清理干净,而少了男人手指触碰的挑逗,李淑芬的桃源洞口也开始渐渐恢复了正常,不再抽搐,也不再分泌出液体来。

  但是很快地,男人的一双手离开李淑芬的胯下没有多久,又放在了李淑芬那丰满的肥臀上。

  一股股热气喷在了李淑芬的后面,痒痒的,很舒服,李淑芬知道,那肯定是这个男人的呼吸所产生的热气,他一定是在离自己最私密位置很近的地方看,可是那里是丈夫都没有仔细看过的地方啊!

  李淑芬有些娇羞地想要挣开,可是这个时候自己的臀部已经被身后的男人用手牢牢地固定住了,一点都动不了。

  被一个陌生的男人这样近距离地查看自己那私密的位置,一时间李淑芬的心里不由得产生了更加强烈的屈辱感,但是同时,女人胯下那分泌物又不争气地开始流了出来。

  这时,又发生了一件李淑芬绝对想像不到事情。

  突然李淑芬感觉到自己的下面那私密洞口被什么东西贴住,紧接着一个热乎乎,软软的东西在自己的洞口那两瓣嫩肉上蠕动,很快的它就突破了洞口,直接钻进了自己的下体那神秘的女人洞口里,不停地搅动着。

  「啊……好舒服……」突如其来的兴奋让李淑芬的大脑里面暂时地空白了一下,身下男人那柔软的东西带来的剧烈刺激让李淑芬一下子就大声地叫了出来!

  但是很快李淑芬就醒了过来,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让嘴里再发出任何的声音。

  他该不会是把那个放了进来吧,李淑芬在心里暗暗地想着,可是又不象,李淑芬感觉自己下面的软软的东西和男人的阳刚之物的形状似乎又不大一样,并且是软软的,一个男人的那个东西再软也应该不会软到这样的程度吧?

  难道,难道是那个东西?

  李淑芬突然想到了一个东西,那个东西不光是形状和现在进入自己身体里边的东西形状差不多,并且也是软软的,加上刚才这个陈镇长在自己的后边呼吸喷出的热气,李淑芬已经基本上可以确定那个东西是什么了。

  他,他怎么用他的舌头伸进自己的那个里面啊?那里面多脏啊?

  被男人用舌头这样舔弄着,一时间李淑芬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了,是屈辱?是兴奋?还是更多的期盼?

  「陈,陈镇长,啊……不要……舔那里……呀……」此时,李淑芬舒服得连说一句话的力气也没有了,如果这时有人脱了她的鞋子,就会发现李淑芬的脚指头也舒服得一根一根全部都翘了起来。

  这是李淑芬身体本来的特质,只要身体一兴奋,脚上的脚趾头就会一根根地全部翘起来,只不过除了新婚之夜和大顺第一次做那件事情的时候兴奋,达到了这样的一个程度之外,李淑芬已经很就都没有像今天这样,脚趾头都舒服得翘起来了。

  这个陈镇长真是个魔鬼,光是用手用舌头就让自己这样地舒服,李淑芬都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心里一点儿反抗的意思都没有了,就算是现在这个男人放开自己,让自己离开,恐怕自己都还有些不舍得,只有最后的一点儿神智,在时刻让李淑芬保持着最后的一点儿清醒,不让这个男人突破自己的最后一道防线。

  男人用双手将李淑芬的桃源洞口那两瓣嫩肉拉开,然后他的舌头象蛇一样在李淑芬的私密洞子里钻来钻去,将李淑芬的理智一点点除去,欲望的火焰渐渐的燃烧了李淑芬。

  「呼呼,你的爱液可真是甜美啊。」

  陈镇长将李淑芬下体分泌流出的液体全部地吞进了肚子里,好象李淑芬的爱液是什么琼浆蜜液一般。

  男人用言语刺激着李淑芬的感官,下体的感觉更加剧烈的冲击着李淑芬的脑海。李淑芬认命的想着:既然下体已经被他看过了,而且他正在用嘴亲她底下,为何不好好享受一下呢?只要不让他的那里进入自己的下体就行了呗。

  想到这里,李淑芬配合地将臀部翘了翘,以方便陈镇长的舌头在她底下活动,甚至,李淑芬悄悄、慢慢地将双腿分了开来。

  「嘿嘿,这才乖宝贝。」

  陈镇长怪笑起来,他好象发现李淑芬的企图似的, 舌头更卖力的蠕动。

  一阵阵昏晕的感觉向李淑芬袭来。

  「啊……我不行了……」李淑芬使劲喘着气,这时她的喉咙好象也渐渐地失 去了作用,李淑芬知道,这是自己快要到达高潮的表现。

  突然,一根手指在李淑芬肛门处轻巧的划动起来,而同时又有两根手指将李淑芬这时因为兴奋而突起的桃源洞口之上的那颗小蓓蕾捏住不停地揉动着。

  李淑芬的呼吸几乎要停止,巨大的快感源源不断地向她涌来,桃源花径里不由自主痉挛起来。

  「呜……」李淑芬舒服得甚至发不出声音来。

  身下洞口的分泌物像潮水一般涌出,李淑芬无力地瘫在了桌子上。

  就在这高潮的余韵还未从李淑芬体内消失的时候,身后却传来「悉悉嗦嗦」的动静声。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李淑芬的心里猛的一惊,这分明是正在脱衣物的响声呀。

  陈镇长他想要干什么,难道他要……不行呀,自己不能再让他得寸进尺了,否则,我以后还怎么面对自己最深爱的老公大顺呢?

  想到这里,李淑芬拼命挣扎着身体,想要逃离,可是刚刚高潮过后的身体,一点儿劲儿都使不上来,李淑芬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

  「舒服吗?嘿嘿,还有更舒服的在后面呢!」

  陈镇长在身后笑得更加淫秽。

  陈镇长的手从李淑芬腰后伸了过来,强迫着将李淑芬的身体翻了过来,于是变成李淑芬仰面躺在桌子上的样子。

  刚才两人的一番激情,这个时候李淑芬的上衣也已经差不多完全敞开了,露出了衣服里边裸露在空气里的一对大奶子,李淑芬一向都觉得胸罩不仅不能让自己的大奶子看起来更加坚挺,反而会遮住自己的美好凶器,所以从来就没有戴胸罩的习惯,这个时候正好方便了面前的男人一下子就看到了自己的一片白花花的大奶子。

  「哇,淑芬美女,没想到你的上边居然比下边还要好看啊?来,哥哥吃一口!」陈镇长完全被李淑芬胸前的两个大凶器给惊呆,直接就扑了上去,含住女人的大奶子吮吸着,还啧啧有声。

  除了自己的男人和孩子外,还是第一个男人这样吃自己的奶子,本来因为高潮过后已经渐渐平息的兴奋之情,又渐渐地从李淑芬的胸前升起,传入脑海,传遍自己的全身。

  对于男人的这个动作,李淑芬本来是想要拒绝的,可是想到男人都已经吃了自己的下边了,再吃吃自己的上边也没有什么,并且自从孩子长大以后,已经很久都没有人吃过自己的一对大奶子了,现在被这个男人这样吃着,反倒是有一种异样的兴奋之感。

  一边吃着李淑芬的大奶子,一边陈镇长借着靠近女人身体的机会,慢慢地将下身也贴向女人的桃源洞口。

  感觉到身下有异物在靠近,李淑芬连忙用力地用手支撑起她的上半身,有些有气无力地说道:「不要啊……陈镇长,我是有老公的人,而且……这里会有人来的,您就放过我吧,不然……我会报警的。」「嘿嘿,小美人你放心吧,我已经吩咐过人了,这里谁都进不来。至于报警嘛……如果你尝了我的大肉棒……嘿嘿,一定会舍不得报警的,刚才你已经爽过了,可是你看看我这里,刚才弄兴奋了,现在还是硬梆梆的怎么办?」

  一边说着,陈镇长的脑袋从李淑芬的胸前一堆白花花中抬了起来,将自己的胯下之物展示给女人看。

  李淑芬低头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男人下身赤裸着,那里这会儿正直直的挺立着,又粗又长,而且上面还布满粗粗的青筋,好象蚯蚓一样,还有他的大阳刚之物顶端那有些像乌龟脑袋一般的东西, 竟有她的半个拳头那么大。

  天啊,这要是真的让他的这个大肉棒插进自己底下,那自己能承受得了吗? 李淑芬不由得担心着。

  如果这里有张镜子的话,李淑芬想自己的脸色一定是苍白的。此时李淑芬感觉自己就象是一只落入虎口的小兔子,身子无助的发抖着。

  陈镇长淫笑着将李淑芬的两腿分开,李淑芬的胯下桃源洞口又一次暴露在了男人的面前。

  「啊……」李淑芬不由的惊叫了一声,慌忙坐起身来,用手遮住她的私处。

  李淑芬想合上自己的双腿,可是陈镇长就站在自己的两腿中间,根本合不住,李淑芬一夹腿反而让自己的大腿和男人的身体有了亲密的接触,赶紧又将双腿张开。

  陈镇长笑嘻嘻地站着,蛮有趣地看着李淑芬的表现,突然说道:「要不这样吧,我们俩来打个赌,如果你赢了,我就今天放你走,如果你输了,你就乖乖地让我日一下,怎么样?」男人故意把「日」字咬的很重,听的李淑芬下体花径内不禁一颤,这可恶的色鬼!

  虽然有些恼怒,但是李淑芬还是急忙的点起头来,只要能让这个男人的那个东西不进入自己的身体,自己不做对不起老公的事情,她这时什么都能答应。

  陈镇长又淫笑起来,不慌不忙地用指着李淑芬的桃源洞口道:「我们来这样赌吧,让我来挑逗你,你如果能让你的这里不要流出水来,就算你赢了,反之则我输了。」什么,这分明是耍赖嘛,李淑芬觉得自己怎么能控制得了那个,她的身体那么敏感,如果真的打这个赌,那么输的一定是自己。

  「这个不行,换一个吧!」

  李淑芬红着脸道。

  「咦,这个为什么不行,你说出原因来。」

  男人假装有些不解地问道。

  「嗯……是因为……因……为……」李淑芬实在说不出口来。

  「因为什么,不说出原因来就照我说的来做。」陈镇长边说着边邪邪地笑着。

  「不要,」

  李淑芬一急,脸更加红了,低着头小声地道:「因为……你一摸……我就忍不住……出水了……」「哈哈哈,」陈镇长得意的大笑起来,像是终于得到了自己满意的答案。「好,好,那我们就再换一种赌法吧, 哈哈!」李淑芬紧张地看着陈镇长,有些害怕他再出一个像这样的赌法!

  男人想了想,突然道:「我倒有个公平的赌法,你看,我这里硬邦邦的,只要你能在半小时内不管用什么办法,让我这里发射出来,就算你赢了,你看怎么样?」

  李淑芬盯着男人那个又红又紫,大得吓人的东西,咬咬牙,下了下决心,道:「好吧!」女人心想半个小时的时间那么长,我就不信还弄不出来。

  陈镇长又开始色咪咪的看着李淑芬,道:「那你先把头发披下来,我喜欢看你披着头发的样子。」李淑芬仰起头,把盘着的头发解下来,并摇了摇,让头发顺滑下来,问陈镇长道:「这样行了吗?」这时陈镇长盯着李淑芬,只差没流出口水来了。

  男人又道:「把上衣全部脱了!」

  李淑芬迟疑了一下,想到自己这一脱上衣,下边的内裤已经脱了,除了被男人给撩到腰上的短裙外,岂不是就一丝不挂了?但是又想到反正身上最重要的部位都让他给看了,胸前的大奶子也已经被他看了,也被他吃了,只要能让他快点射出来,什么都行。

  于是,李淑芬一咬牙,把她上衣穿着的女式职业套装的西服上衣一把脱了下来,露出了整个光滑裸露的上半身。

  「陈镇长,你说话算话?」

  李淑芬一边脱着衣服,一边还是有些担心。

  「我骗你干嘛,不然刚才我早就放进去了。」

  男人淡淡地回答道,一双眼睛有些贪婪地在女人的身体上下游动着。

  是呀,他现在好象没必要骗自己,如果他要强行进去的话,自己也完全没有力气阻拦啊!可是李淑芬看见陈镇长嘴角边的那一丝笑,总觉得哪里不对,算了,自己认命了,待会儿一定要让他射出来。

  将上衣放在一旁的办工桌上,李淑芬低着头小声对陈镇长道:「好了。」这个时候,李淑芬上衣全部脱下,露出了整个胸部和上半生,而底下两腿被迫分开,裙子也被拉在了腹部上,露出了整个桃源洞口。李淑芬想,如果老公知道她这个样子在别的男人面前,他会怎么样呢?李淑芬眼前似乎出现了老公大顺那张愤怒和悲伤的脸。

  老公,原谅我吧,我也是没有办法啊!李淑芬心里默默地念叨着。

  陈镇长的话打断了李淑芬的思路,他坐在李淑芬面前的椅子上,淫邪地笑着说道:「来,坐在我腿上来,剩下的就看你的了。」他看了看手上的表,「现在开始记时了!」

  李淑芬急忙站起来,跨坐在男人的腿上。

  陈镇长腿上的毛好多,弄得李淑芬痒痒的,李淑芬强忍着,正准备伸手握住他的阳刚之物,没想到他把腿一抬,李淑芬「啊」的一声失去了重心,上身自然地往前一倾,双手就搂在了他的脖子上。

  「呵、呵,往前点好。」

  陈镇长双手搂住李淑芬的腰淫笑着道。

  李淑芬底下的桃源洞口上那两瓣嫩肉,这时正好贴在了男人阳刚之物的根部,热乎乎的,一阵快感又传了上来,这也许是因为刚才的高潮才过去不久,两瓣嫩肉由于充血而变得更加敏感的缘故吧。

  李淑芬红着脸恨了男人一眼,但下体一时竟有点舍不得离开他那里的感觉。

  算了,这样也许能让他快一点出来呢,李淑芬自己开脱的想道。

  李淑芬松开双手,左手轻轻的搭在陈镇长的肩上,右手往下握住了男人的阳刚之物,开始为陈镇长上下套弄起来。

  李淑芬的手太小了,只能勉强地握住男人阳刚之物的大半部分,它现在在李淑芬手里轻轻的脉动着。李淑芬在心里不由暗暗的把他和老公比较起来,算起来自己老公的尺码起码要比他小三个号,他的大家伙不但要粗大的多,而且又硬又烫,想到这里,李淑芬的下体不禁和陈镇长的大家伙贴得更加的紧凑,而两瓣嫩肉和男人的大家伙相贴的地方,由于李淑芬的缘故变得湿漉漉的。

  李淑芬有些不好意思地偷看了陈镇长一眼,只见陈镇长这会正舒服的眯着眼睛,根本没有看李淑芬,大概是很舒服吧。

  李淑芬松了一口气,看这样子应该半个小时能射出来吧。

  但是不一会儿,李淑芬的右手开始发麻,速度慢了下来。

  在家里李淑芬来例假的时候,遇到自己的老公大顺在家,李淑芬也经常帮大顺用手,所以李淑芬知道一旦速度慢下来,男人的快感就会降低,一般李淑芬会用嘴来继续下去,可是在这里李淑芬实在不想这样,而且陈镇长的大家伙实在太过巨大,她觉得自己的嘴里也根本容纳不下,这可怎么办?

  有了,李淑芬轻轻的挺动腰身,用自己的两瓣嫩肉贴着他的大家伙,开始上下的滑动起来,而李淑芬的手则在男人的大家伙上前端那有些像乌龟脑袋的东西上轻轻的抚摩着。

  这下果然,陈镇长爽得把刚刚睁开的眼睛又闭住了,李淑芬突然想到以后可以给老公这样试试,可是又想到老公的大家伙并没有这么粗大,这招根本就用不上,不禁心里一阵失望。

  像是受到了鼓励一般,李淑芬动作的幅度也渐渐的大起来,可是这样一来的后果是李淑芬自己下体的快感却变得强烈起来,没有几下,桃源花径里流出的水把陈镇长的大宝贝弄得整个都湿了。

  李淑芬干脆用手把自己的下身分泌出流到了男人的阳刚之物上的爱液均匀的抹开,有了爱液的润滑,李淑芬的手和下体更加省力地动作着。

  这时李淑芬的鼻尖和鬓角都累出了汗,脸上一片嫣红,可是陈镇长的阳刚之物却不见一点要射精的迹象,反而越来越粗壮起来。

  完了,这可怎么办呀?

  这时陈镇长睁开了眼睛,嘴角露出嬉笑的神情。他的一只手离开了李淑芬的纤腰,却握住了她的乳房,另一只手微微用力,将李淑芬的上半身搂近他的身体,嘴巴吻在了李淑芬的耳根上。

  李淑芬的桃源洞口正好压在他的阳刚之物上面。

  「嗯……你要干什么……」李淑芬感觉身上如遭电击,下体的水好象决了口的洪水一样流了出来,依稀间李淑芬感觉男人的硕大的东西似乎马上就要突破自己的那两瓣嫩肉,直接进入自己的身躯。

  陈镇长一边用手指捻动李淑芬的乳头,一边轻舔着李淑芬的耳垂,另一只手还伸进李淑芬背部不停的划着圆圈,轻轻地对李淑芬道:「我在帮你呀,你呀,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女人,也是我见过的下面流水最多的女人,你知道吗?」虽然李淑芬很厌恶他,可是他这几句情话让李淑芬心里砰砰的跳个不停,女人是最感性的动物,他这几句简简单单的情话这会儿对根本就没有防御的李淑芬来说简直是致命的。

  而且李淑芬身上最敏感的几处地带同时被袭,女人兴奋得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啊……你……放开……我……我……还要……让你……射……呜……」李淑芬闭上嘴的原因是陈镇长的嘴巴突然封在了她嘴上。

  李淑芬闭着嘴,牙齿紧紧地闭着,不让他的舌头伸进来。

  可是,大奶子之上的紫色蓓蕾突然一疼,被男人用力地掐了一下,「呜」李淑芬忍不住张开了嘴,陈镇长乘机把舌头伸了进来。

  男人的舌头卷住李淑芬的舌头,李淑芬被动的和他接起吻来,但是不一会儿,李淑芬就沉浸在他的热吻当中,他不时的吸住李淑芬的舌尖,又轻轻舔李淑芬的牙床,还在李淑芬的舌根底下轻轻打转,这还是李淑芬这一辈子中第一次这么全身心地投入到一次热吻当中。

  李淑芬也双手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下体也无意识的在他大宝贝上轻轻的摩擦着,早忘了自己该干些什么了。

  良久良久,男人的嘴离开了李淑芬的唇,李淑芬依然恋恋不舍的回味着刚才的快感。

  陈镇长又对着李淑芬淫笑起来,他指着李淑芬的臀下道:「你看看……」李淑芬低头一看,不但脸上,连脖子上也红了起来。原来她流出的爱液不但把陈镇长的大腿处全部弄湿了,而且就连陈镇长屁股下的纯毛坐垫,也给弄了好大一块的湿印子。

  「你老公一般一周和你做几次爱呀?」

  李淑芬红着脸道:「我老公一般不在家,在的时候大概一周两三次吧。」「什么,放着你这么美的人儿不管,一周才两三次,可惜呀可惜,要是我,一定每天要和你做两三次,呵呵!」「不是啊……只是因为他很忙,所以我们……」李淑芬娇羞地为老公辩护起来。

  这时陈镇长抬起了手,看了看表道:「时间还有五分钟了,看来我可以好好的日你了!」李淑芬焦急地道:「不要啊,陈镇长,还有五分钟,我一定可以让你射出来的!」「刚才你又不是没有试过,五分钟你怎么可能让我出来!」眼泪又开始在李淑芬眼眶里打转,怎么办,自己真的不想失身给这个色鬼。虽然他刚才带给自己要比老公强烈好几倍的快感,虽然李淑芬的身体隐私的各部分都已给他摸过、看过,可是,理智告诉李淑芬,自己一定不能对不起自己的老公大顺。

  「不过,我到有个两全的好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似乎是看到了女人的眼泪,陈镇长突然说道。

  「是什么,快告诉我呀!」

  李淑芬拉着陈镇长的手急忙问道。

  「嗯,是这样,你要知道男人最敏感的地方是在这里。」陈镇长握着李淑芬的手放自己那巨大的阳刚之物上最前端有些像乌龟脑袋一般的东西上道。

  「嗯,是的……」李淑芬红着脸点着头道。

  「我可以再多给你五分钟,等会儿我只把前边这部分插在你的洞子里面,至于露出的部分可以用双手给我动。你再稍微晃动一下,我肯定会很快射出来的。」什么,这怎么可以,这还不是和插进去一样吗?李淑芬大惊!

  「想好了没有,你要不同意那只好等时间到了。到时侯我就可以全部插进去了,那一定会很爽的。而且我只是把前边放进去而已,你只要轻轻的动一动,根本就不会插得太深,那和没放进去又有什么两样。」男人威逼利诱着。

  李淑芬脸色又开始苍白起来,内心激烈的做着斗争,终于,李淑芬决定还是选择插入男人的前端部分,这总比全插入要好,再说,刚才陈镇长的舌头不是也在自己的那里面动了好久吗?还让自己达到了一次高潮。

  李淑芬迟疑了一下,道:「那好吧,可是、、我好怕、、你那里太大了,我怕……」陈镇长大笑着道:「哈哈哈,不用怕,等会儿欢喜还来不及呢,你想想,女人生孩子时那里能涨开多大,女人的那个地方是具有很强的收缩力的,怕什么呢?来吧。」可是这个时候的李淑芬还是紧张的要命,却丝毫没有想到如果陈镇长把前端放进去以后不遵守约定了怎么办。

  这时陈镇长已经抱着李淑芬站了起来,李淑芬赶忙用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双腿也紧紧夹住他的腰,他捧着李淑芬的屁股靠近桌子,将李淑芬放在上面道:「刚才的姿势不方便,等会我站着不动,你用一只手搂住我的脖子,另一只手动我的这里,一直到出来为止,知道吗,时间就给你二十分钟好了,怎么样?」李淑芬又是紧张又是羞涩的点了点头,想到自己即将会被生命中的第二个男人插入体内,虽然只是个前端一点儿,但他那里是那么的巨大,想到这李淑芬心里竟然还有一丝淡淡的兴奋感。

  只是转念想到老公,李淑芬内心里又充满了重重的罪恶感,但是没想到的是这种罪恶感却反而刺激了李淑芬,使李淑芬本来就潮湿不已的下体变得更加的狼迹不堪。

  「我看鞋和裙子还是脱了的好。」

  陈镇长自言自语的道。

  片刻后李淑芬双脚的鞋子被脱掉,扔在一边,露出了李淑芬两只雪白纤细的小脚。男人将李淑芬的两只脚握在手里,怪笑着又道:「裙子是你自己脱还是我来……」李淑芬强忍着从脚部传来的麻痒的感觉,小声道:「裙子就不要脱了吧……」「哈哈,好,那就听你的不脱了,不过你要把裙子撩高一点儿,免得一会儿不方便,来吧。」男人终于有一次没有反对女人的建议。

  李淑芬只好低着头将裙子撩到了腰上,把整个下身女人最为私密的地方都露了出来。

  陈镇长靠得李淑芬更近了,双手搂住了李淑芬的腰。

  终于要来了,李淑芬悲哀的想道。李淑芬认命地闭上了眼睛,用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李淑芬感觉到一个火热,巨大的东西碰触在自己的私密位置之上,这一定是陈镇长的那个硕大无比的大东西了!李淑芬在心里暗暗地想着。

  但是男人的东西并没有急着进来,而是在李淑芬的桃源洞口之上来回地滑动着。

  好舒服啊!




  【完】


电影,伦理电影,视频,电影,mp4手机视频,动漫,9级视频,在线视频,奥斯卡2018最佳电影-手机在线频道